歡迎光臨學位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術園地 > 學術園地 > 論文推薦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與研究生談找“問題”和論文修改

馬來平

  我從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發表文章,至今已經30多年,指導研究生學位論文也有20年了。詩圣杜甫說:“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1],多年來,關于論文寫作的感悟和體會頗多。這里簡要地談以下幾點:

  一、一手材料出“觀點”,二手材料出“問題”

  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生學位論文的選題中,歷史人物的思想研究頗受學生們青睞。這與此類題目研究對象明確,材料相對集中不無關系。不過,要恰當利用材料,處理好材料與觀點的關系,使論文達到一定質量水準,并非易事。就歷史人物思想研究而言,所使用的材料通常分為一手材料和二手材料。兩種材料各有各的用途,其中,最基本的就是:一手材料出“觀點”,二手材料出“問題”。

  “一手”是指直接的、原始的、或者未經過任何修飾和未經他人轉述的;一手材料,是指從親身實踐和調查中直接獲得的材料。就歷史人物的思想研究而言,是指以所研究歷史人物的“原著”為核心的材料,即歷史人物本人的著作、信函、檔案材料、口述材料、遺物和碑刻等實物和出土材料等等。二手材料是指直接或間接地研究歷史人物的一手材料所形成的專著和論文等材料。

  先說二手材料出“問題”。寫論文總是要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的。在一個學科內,學術“問題”通常是指該學科理論與事實之間的矛盾、不同理論之間的矛盾、不同事實之間的矛盾、同一理論的內容和形式之間的矛盾等。具體說來,對于研究者,“問題”是指學界有分歧的觀點、有差錯的觀點、研究不充分的觀點和應該研究而沒有研究的觀點等。這些基本上反映在二手材料里,所以,應該主要到二手材料里去找。若脫離二手材料,單純依靠一手材料找“問題”,將很容易因為對前人的研究心中無數,而做重復性研究;或者很容易因為對前人的優秀研究成果缺乏繼承,而選擇低層次的問題做低水平的研究。常見一些人所做論文的“文獻綜述”不是緊扣論文所要解決的問題,而是做成關于歷史人物全面研究情況的介紹。結果,論文所要解決的問題不是從文獻綜述中導出,而是游離于文獻綜述之外,文獻綜述成了擺設。這種情況的發生,表明作者對二手材料出“問題”或對文獻綜述的作用缺乏必要的認識。

  這里,有必要強調以下三點:①二手材料不可能自動出“問題”。學位論文的選題總希望能夠填補空白,因此,表面上看,已有的二手材料與學位論文的選題無直接關系,可以忽略不計、不予理會。其實,歷史人物的思想是一個有機整體,任何一個側面的思想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一定深深扎根于歷史人物其他側面的思想乃至其思想整體之中,除非被完全忽視了的歷史人物。一般說來,歷史人物思想的研究,沒有絕對意義的空白。因此,對于那些歷史人物“空白”的某個側面思想的研究,仍然要堅持二手材料出“問題”,只不過不能依靠二手材料自動呈現“問題”,而是需要從二手材料的字里行間細心尋覓和辨認“問題”。②二手材料不可能輕易出“問題”。“問題”的尋找是一個探索性極強的過程,需要反復求證,最終才能將問題確定下來,所以,對于二手材料需要反復閱讀與鉆研,許多時候還要和一手材料交替閱讀與鉆研,不可能一蹴而就。③二手材料的量有基本要求。原則上,只有充分掌握了二手材料,才能夠從中找到最有代表性或最重要的“學界有分歧的觀點、有差錯的觀點”,才能夠準確界定學界“研究不充分的觀點和應該研究而沒有研究的觀點”,才能把問題找得準、找得好。

  誠然,一手材料也能出“問題”,而且關于歷史人物研究的“問題”歸根結底根源于一手材料。這是因為,一手材料大都是思想性質的材料,二手材料往往是對一手材料所呈現的各種觀點的品評、矯正、補充或完善。而且,有些被學界研究較少或從未被研究過的人物的有關“問題”,應當、也只能到一手材料中去尋找。此外,即便對于學界研究較為充分的人物,隨著學術的進步、研究方法的更新和新材料的不斷被發現,從一手材料中發現有研究價值的“問題”的可能性也是隨時存在的。既然如此。為什么要說二手材料出“問題”?因為一般情況下,一手材料已被許多學者反復研究過了,欲從中發現有研究價值的“問題”,難度較大。二手材料愈多的歷史人物,從其一手材料里發現“問題”的難度就愈大?傊,研究歷史人物,應當秉持二手材料出“問題”的原則,尤其對于學術功力不夠深厚的青年研究生更是如此。

  再說一手材料出“觀點”。問題解決以后所得出的結論,即是“觀點”。誠然,也常見許多“觀點”是出于研究者的某種理論預設,但是,不論是研究結論還是理論預設,由于研究是針對歷史人物進行的,所以關于某歷史人物的所有觀點,最終都應該得到該歷史人物一手材料的支撐。質言之,“觀點”與一手材料不能脫節,更不能沖突。常見一些研究生寫文章是在二手材料里討生活的。文章寫出來了,卻始終沒有碰一手材料。例如,最近一位年輕人告訴我,他發表了兩篇關于墨子科學思想的論文,我問他《墨子》一書讀得怎樣,他竟然說自己還一直沒有讀!這是不應該的。二手材料是別人關于一手材料研究的結果,而且,不少二手材料是轉述他人關于一手材料研究的結果,甚至不知轉了幾道手。沒有誰能保證形形色色的二手材料對于一手材料的理解是準確、到位的。倘若你所依據的二手材料是不可靠的,那么,你的研究不就成為建在沙灘上的房子了嗎?為此,必須強調:在整個學位論文的寫作過程中,鉆研一手材料不僅是起點,更是重點。如果說對于二手材料最重要的是盡可能“搜集要全”的話,那么對于一手材料最重要的則是“鉆研要透”。就是說,對一手材料既要通讀,更要讀通。

  誠然,當我們主張一手材料出“觀點”的時候,并不是說凡“觀點”都一定出自一手材料。首先,二手材料也能出“觀點”,只不過對于二手材料的“觀點”,不可無條件地接受,需要進行批判性的審查。批判性審查的判據,通常就是一手材料。其次,有些觀點,特別是對歷史人物思想的辨析、評價,以及關于歷史人物思想“接著說”的成份,還要參考和運用一手材料和二手材料以外的其他思想資源。

  搜集二手材料主要有三種方式:①全部一網打盡。自人物所處時代以來的所有相關材料,包括專題研究性的、與所研究歷史人物有交集的人物的文集,以及與該歷史人物有傳承關系或敵對關系的人物的文集等都要統統找到。除了海外材料,新中國成立以前的中國歷代文獻,近年來已陸續制成光盤,可用光盤內配置的搜索引擎進行搜索;新中國成立以后的文獻,依靠《社科新書目》和《全國報刊索引》即可。②近期一網打盡。改革開放以后,學術研究逐步走向繁榮,各類文獻的學術價值有明顯提升?捎玫谝环N方式,把1980年以來的大陸文獻統統找到。③重點期刊一網打盡。選定一定數量的重要專業學術期刊和最高層次的綜合性學術期刊;對于每種期刊,從創刊號一直搜索到當下,把所有相關的論文通通找到;著作則利用《社科新書目》等工具書普查。后兩種方式盡管沒有做到徹底地一網打盡,但是近期的、最重要的有關文獻已經羅致,搜索文獻的時間亦大為縮短。在時間和精力特別緊張的情況下,當不失為一種權宜之計。

  二、捕捉“問題”的“游擊戰術”

  上面講了關于歷史人物思想研究中二手材料出“問題”,那么,一般而言,如何捕捉“問題”呢?先講一個實例。

  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學校下達了一個緊急任務,要我按照一份簡短的調研提綱,準備一個15分鐘的發言稿,10天之后赴中南海參加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為起草一份關于協商民主的中央文件而召集的一個小型專家座談會。于是,我立即停下手頭的工作,謝絕一切活動,在家閉關,展開工作。首先,我依據調研提綱的精神,從網上下載了三四十篇關于協商民主的重要論文,然后打印出來逐篇細讀,邊讀邊寫眉批,記下隨感;接著反復閱讀自己所寫的眉批,從中選擇了重要并且自己有話可說的三個問題;最后,圍繞這三個問題,到出發前的最后一晚,草擬出發言稿。第二天,在火車上修改、定稿。結果,在座談會上發言的效果良好,獲得了與會專家的肯定。一個多月后,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又聯合組成調研組到山東專題調研協商民主問題。其間,召集山東幾家主要學術單位的幾位學者,召開了一次小型座談會。學校又派我代表山東大學與會。同樣是15分鐘發言,但是只有兩天的準備時間。這次我只選擇了一個問題。發言的效果更加理想。國務院辦公廳的領導在總結時,明確肯定了我的觀點,與會專家也都表示贊許。隨后,我對兩次發言進行了整理和修改,寫成了《關于協商民主的若干認識問題》一文!度嗣袢請髢葏ⅰ芬杂浾咴L談的形式專號發表了該文的部分觀點。一家CSSCI期刊發表了全文,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中國政治》予以轉載。山東省委統戰部和省社科聯聯合授予該文2014年度全省統戰理論一等獎。2015年2月9日,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發布,我的文章的基本觀點和有的提法與中央文件的精神是比較吻合的。

  我是政治學的外行,時間又十分緊迫,為什么這件事獲得了一定的成功?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我擔任15年政協委員,對政協協商民主的實踐有相當的實際感受,以及我在科技哲學方面的研究經歷和基礎等。不過,其中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是捕捉“問題”的方法較為合理。我的做法是:在盡可能搜集到的有關材料中篩選出一批核心材料;然后逐一閱讀、寫眉批,記下個人的心得和發現;再從個人感受比較深的地方捕捉所要研究的“問題”。在捕捉“問題”時,我至少有意識地做到了以下兩點:

  1.捕捉那些小而關鍵,且能下沉到“點”的“問題”

  著眼于研究對象的關鍵部位,捕捉那些非常具體、非常明確的“點”上而非“面”上的問題。例如,在關于協商民主的專題研究中,我在“協商民主的適用范圍”這一關鍵部位,捕捉到了與一個具體觀點商榷的“問題”。我注意到一位政治學的權威學者提出,協商民主“只在有限的范圍內可用,如在基層,政府要拿一筆錢給社區辦事,沒有確定的方案,就由百姓討論干什么好。在高層,協商民主用在不同國家的圓桌會議討論氣候問題,反恐問題等,不是少數服從多數。還有國家圓桌談判制憲等,才可能協商民主,國家層面的決策,只能是代議民主和參與式民主。”[2]難道協商民主真的只適用于社會基層和某些國際問題,而基本上不適用于國家層面的決策嗎?沒有看到政治學界有人明確支持這種觀點,但也沒有看到有人做出正面回應。為此,我逐一反駁了協商民主不利于堅持黨的領導的觀點和協商民主會提高行政成本、降低行政效率的觀點,明確提出:民主適用的范圍有多大,協商民主適用的范圍就有多大。

  2.捕捉那些易于揚長避短的“問題”

  就是說,著眼于研究對象的關鍵部位,捕捉那些便于自己揚長避短的“問題”。例如,在關于協商民主的專題研究中,我在“協商民主的內涵”這一關鍵部位,捕捉到了這樣一個具體而明確的“問題”:協商民主和選舉民主是民主的兩個“環節”還是兩種“類型”?政治學者主張后者,并且一般認為只有這兩種類型。經過研究資料并根據擔任15年政協委員的實際感受,我無法接受這一觀點,我認為民主的形式很多,游行請愿、輿論自由、結社和公投等都超出了上述兩種民主形式的范圍。為此,經過研究,我提出一個觀點:協商民主和選舉民主是民主的兩個基本環節,而不是兩種類型。這個觀點為拓展人們對民主的認識和發展民主的途徑提供了理論基礎。為什么說這個“問題”便于我揚長避短呢?因為我的專業屬于哲學性質的科技哲學,以界定概念為基礎的邏輯思維是自己之所長,而上述“問題”正是一個帶有概念界定性質的問題;我的短處是我在政治學領域是個外行,而概念界定性質的“問題”恰好回避了諸如協商民主思想的形成、協商民主和選舉民主的比較研究、協商民主的作用等涉及大量政治學知識背景的“問題”。這樣一來,就在某種程度上遮蔽了我的劣勢,容易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后來我意識到,我的上述做法實質上是不自覺地運用了軍事上的“游擊戰術”。我作為一個政治學的外行,在政治學的戰場上,屬于游擊隊:沒有受過正規訓練、武器裝備差、力量單薄。因此,一定要避免和正規部隊打陣地戰,不可在政治學的“大問題”和“縱深地帶的問題”上,和政治學的學者較量。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實行“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戰術[3],打游擊戰,專揀政治學有價值的“小問題”和帶有本專業性質的“問題”,窮追猛打,打則必勝。

  我認為這種量力而行、揚長避短地捕捉問題的“游擊戰術”,不僅可供一般學者在面臨時間緊、跨專業等情況下使用,同樣也適用于博士和碩士研究生,尤其是那些專業基礎比較薄弱、又因面臨畢業和就業的壓力而時間不足的研究生。

  不過,必須指出,“游擊戰術”的要義是合理捕捉問題,而不是完全依賴點擊關鍵詞、隨機從網上查找材料的做法。從網上隨機查找材料的做法本身是有嚴重缺陷的。這樣找到的材料不僅掛一漏萬,而且很可能層次較低。我在關于協商民主的專題研究中,之所以能夠依靠點擊關鍵詞、隨機從網上查找材料取得一定成功,除了上面說到的一些原因外,還有一個十分特殊的情況不容忽視:協商民主理論是國外政治學界近期提出來的,它被引進到中國,僅有短短幾年的時間,因而文獻數量不是太大?傊,對于“游擊戰術”要慎用、用好。

  三、文不憚改

  修改,是寫作過程中一個十分重要的環節。歷代文人墨客都非常重視修改。張衡作《二京賦》十年乃成;歐陽修撰文,通常先貼壁上,時加竄定,有終篇不留一字者;劉勰強調,對文章要細加修改,“權衡損益,斟酌濃淡,芟繁剪穢,馳于負擔”[4]等。我們應當繼承和弘揚古代先賢的優良傳統,樹立“文不憚改”的精神。

  對于論文修改,我本人是有一個認識過程的。年輕時,文章寫完后,通常處于一種敝帚自珍、自鳴得意的狀態。所以,一個晚上也等不得,立即就投出去了。后來也許是日益珍視自己的學術聲譽,逐漸發生了轉變,變得越來越重視“修改”環節了。文章寫完后,放在一邊,待孤芳自賞的澎湃熱情降下溫來,再去重讀論文。這時由于頭腦比較冷靜,所以,容易檢查出毛病。就這樣反復冷卻,一遍遍地改。文章修改的時間遠遠超過文章寫作的時間。說來也怪,越改,毛病發現得越多。甚至時常發現重大硬傷,如兩條腿,只講了一條,漏掉了另一條的情況都會有!至于字、詞和遣詞造句上的錯誤更是改不勝改,一直到文章清樣出來后,仍然能發現錯誤。由于反復修改,文章甚至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終稿和初稿一比,內容、篇章結構和題目都變了,或者終稿僅是原稿某一段落的擴展,它們已經成了完全獨立的兩篇文章!

  目前,我已經形成了論文寫作的良性循環:手頭通常積壓幾篇處于修改過程中的文章;今年發表的是去年或前年完成的。文章不滿意絕不出手。即便這樣,幾乎每篇稿子把最后定稿寄給雜志編輯部后,修改的熱情仍然十分高漲,停不下手來。無奈,只好隔兩天再寄一遍,囑編輯“請以此稿為準”。有時,稿子已經發排,我這里卻發現了文章的重要缺陷,且一時無法迅速改過,不得已,主動請求撤稿的情況也曾發生過。

  通過實踐,我充分嘗到了修改對于提高文章質量的甜頭,對于文章的修改,也有了一定的理性認識。我以為,應當這樣來看待文章的修改:

  1.文章修改的過程是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

  論文寫作既是研究結果的表達,也是研究過程的繼續;而修改,則是論文寫作的繼續,當然也是研究過程的繼續。論文修改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設法使論文的核心問題提出得更加準確和鮮明,回答更加全面和到位等,這實際上就意味著認識的不斷深化。人的認識永無止境,論文的修改也永無止境。“文不憚改”的深意即寓于此。

  2.文章修改的過程是結構不斷優化的過程

  文章的結構即是文章各個部分之間的聯系和組織方式。原則上,任何文章的結構都可以是多元的。但是,一旦主題確定,在其可能的多元結構之間,應該存在優劣之分。因此,文章結構的修改,中心任務是使結構不斷優化。其中特別要從以下兩個方面予以審查:①完整性。檢查文章的構成部分是否有遺漏,是否存在少胳膊短腿的現象。此類現象極易發生,檢查起來要特別細心。②邏輯融貫性。從邏輯上說,論文各個部分之間的關系應當是并列或遞進關系,力戒交叉和包含關系。此外,各級標題的設置也很重要。標題應能畫龍點睛,準確刻畫相應內容的精髓,而且要力求簡潔明快、工整形象。

  3.文章修改的過程是字斟句酌的過程

  所有的字和詞,都由筆劃組成,孤立地看,彼此間沒有優劣和高低之分。但一旦組成句子和段落,只要立意奇峻、用詞恰如其分,就會立即產生神奇的藝術效果,以至可以扣人心弦、催人淚下、引人遐想,乃至讓人躍躍欲試!所以文章寫好后,在修改過程中,字斟句酌、反復推敲,力爭對每個字詞,尤其是關鍵字詞都精心挑選,并且運用得十分節儉、獨到、恰到好處,那么,這對于增強文章的可讀性,提高文章的質量,一定是立竿見影的。

  4.文章修改的過程是不斷自我批判的過程

  一般情況下,讀者是帶著挑剔的眼光閱讀文章的。作者的修改,實際上是論文在未交付當下和未來的讀者批判審查之前,預先進行的自我批判。自我批判就是自己找自己的茬,自己和自己進行辯論。例如,需要逐一反省論文的核心論點和每一個分論點是否鮮明和有新意,論據是否可靠和充分,論證是否嚴密和規范等等。

  5.文章修改的過程是集思廣益的過程

  文章修改不能單靠自己,要千方百計、采取各種方式讓老師、同事、同學等幫助修改。每個人的學養不同、經歷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因此,都有可能貢獻出不同的真知灼見。這樣一來,文章的修改就是一個集思廣益、群策群力的過程了。

  上述五點中,前三點說的是“修改什么”,包括文章的內容和形式兩個方面;后兩點說的是“怎樣修改”,包括自己修改和他人修改兩個方面。其中,關于“怎樣修改”還可以細化。這里僅著眼于集思廣益,略舉以下幾種修改方法:

 。1)就近借智。即請周圍的人幫助修改。目前,我的每篇文章幾乎都會發給我所帶的博士生乃至碩士生修改,請他們斟酌字句,提出修改意見。在接到學生們的修改稿后,我通常會打電話,再就他們所提出的修改意見進行交流。我讓學生修改文章,一點不覺得有失身份,相反,聞過則喜,哪怕只改了一個字,我都打心眼里高興和感謝他們。這樣做的結果,不僅使我獲益良多,而且同學們參與文章的修改過程,實際上是參與我科研的過程,因而收獲也頗豐。例如,我的幾位博士生在與我進行的論文修改互動中,逐漸養成了字斟句酌、文不憚改的作風,也顯著提高了理論思維的水平。這種效果是普通意義上的課堂教學遠遠達不到的。為此,我稱這一做法為“一種特殊的教學方式”。其實,倘若同學們之間也自發地進行這種互動修改論文的活動,也一定會大有收獲的。

 。2)公開宣講。講演時,人的大腦處于高度興奮狀態。此時,思維最連貫、最清晰,最容易迸發出耀眼的思想火花。所以,能創造機會把自己的論文講一遍,不僅可以得到聽眾反饋的意見,自己也能在講的過程中使文章得以錦上添花,以及發現文章的某些毛病等。研究生培養方案中所設置的前沿講座,以及學校、院系舉辦的研究生論壇等,都是絕佳的機會;有時也可以邀請本專業和本院系的同學,自發地組織講座。

 。3)會議交流。學術會議是學術的基本建制之一,也是學術發展的重要形式之一。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爭取機會參加學術會議,讓自己的論文參與大會交流,將會受益無窮;同時,利用會下閑暇時間,積極主動地征求和聽取專家們的修改意見,甚為重要。

 。4)輕松閑聊。大凡真理,都一定具有普遍性,尤其人文社會科學的真理往往與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通。所以,在與別人聊天時,若把論文所涉及的重點、難點問題巧妙地穿插進來,并且把“問題”陳述得簡潔明快、淺顯易懂,即便是外行,也很有可能會一語中的,提出有價值的意見來。我本人在出租車上、火車上和探親時,都曾收獲過這種意外的驚喜。

  參考文獻

  [1] 杜甫.偶題 [G]// 程千帆.古詩今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264.

  [2] 戴志勇.民主是一種現代生活[N].南方周末,2010-11-25.

  [3] 毛澤東.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G]//毛澤東選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204.

  [4] 劉勰. 镕裁[M]//劉勰,姜書閣.文心雕龍繹旨.濟南:齊魯書社,1984:126.

 。ㄟx自《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5年第11期)


分享到:
全文打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網站簡介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 招聘信息 | 權利聲明 京ICP備05030997號 | 文保網安備110180049 |   

主辦: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全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數據中心)

nba视频直播 腾讯